<ins id="1zvdj"></ins><var id="1zvdj"><strike id="1zvdj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1zvdj"></var>
<cite id="1zvdj"></cite>
<var id="1zvdj"></var>
<var id="1zvdj"></var>
<var id="1zvdj"><dl id="1zvdj"></dl></var>
<cite id="1zvdj"></cite>
<var id="1zvdj"></var>
<var id="1zvdj"><strike id="1zvdj"><thead id="1zvdj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ins id="1zvdj"><video id="1zvdj"><menuitem id="1zvdj"></menuitem></video></ins>
<cite id="1zvdj"><video id="1zvdj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1zvdj"></cite>
<var id="1zvdj"><strike id="1zvdj"><thead id="1zvdj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1zvdj"></cite>

報紙發行不易 且行且珍惜

又到報紙發行季,今年發行,殊為不易。如今,所有人都蛻變成低頭族。低頭一族中,斷文識字的那些人尤其舍不得把目光從小屏幕轉移到大版面上來。因此,報紙發行市場的巖漿已經冷卻,現在面臨的市場堅硬如鐵。

遙想當年,晚報都市報如春筍出土,報業新軍的發行動作更是新人耳目,“掃街洗樓”“敲門發行 ”“入戶訂報”讓人拍案驚奇。小樓一夜聽春雨,深巷明朝賣報紙,那是報業的春天!度A西都市報》原總編輯席文舉,在他們大街小巷處處響起敲門聲、千家萬戶戶戶都訂報紙的盛況中,總結出一個載入報業史的《敲門發行學》。經常緬懷過去說明老了,現在提起這些,讓人有“白頭宮女在,閑坐說玄宗”的隔世感。

一段時間以來,我就互聯網背景之下報業變化做過一些觀察,陸續寫過“總編死了”“廣告部主任死了”“攝影部主任死了”,這次應該是“發行部主任死了”,還寫過一篇“來生做個機器人”。這些題目給人的感覺是生無可戀,不僅不想做新聞人,甚至連人都不想做了。還得感謝《新聞與寫作》的編輯高海珍老師,她堅決不同意用一系列的“死了”做標題,她說:“還是留點口德吧!”

其實,“死了”系列不是悲觀論調,不是厭世言辭,恰恰是在凜冬中看到春意,尋見了向死而生的意蘊。“總編死了”說的是內容生產的新路徑,“廣告部主任死了”說的是廣告部的公司化改革,“攝影部主任死了”說的是全員融合轉型,“來生做個機器人”說的是從新聞業的角度對人工智能的思考。那么,“發行部主任死了”呢?

對于發行,我曾經有一個判斷:報紙的發行量不等于影響力。那么,報紙的影響力從何而來?

互聯網有一個現象叫“不明覺厲”,雖然不明白,但感覺很厲害;雖然沒見過,但是很有名。一部電影,雖然沒有去看,但多少知道一點。一個新聞事件,雖然沒有閱讀,也約略知道個大概。雖然沒有見過人民日報,但是人人知道人民日報。這就是典型的碎片化傳播,我們用掌握的碎片,自動復原事物的本來,拼湊出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。

在過去,一張報紙的發行量就是它的影響力,發行越大,影響力越強盛。但是,在現代物業管理理念之下,有樓洗不得,有門敲不上。就是快遞,也很難直接登堂入室,大都堆放在樓梯間由主人自取。因此,很多傳統的發行方式俱往矣。一些新變化在漸次顯現,整訂以集團式大單為主,曾經最受廣告商重視的零售像過山車一樣急劇下滑,街頭的報刊亭也因為城市管理者的潔癖而鮮見蹤跡,零售攤主的收入也由原來的報紙養攤變成了雜貨養攤。這些變化中,一個看不見的、底層式的變化就是現代大眾的閱讀方式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,電子化閱讀成為基本方式,互聯網吸引走了大部分注意力。

基于互聯網的大背景,報紙發行從紙質的一捆一捆地發行到一份一份地發行,到現在打散紙質的集成,成為在互聯網上一篇一篇地發行,也有可能并存著一行一行地發行(觀點)。如今,這樣的電子化發行都帶著各報的報名、作者和時間出處,一個爆款的新聞,起始閱讀量在10萬+的水平,有的達到百萬、千萬乃至億次級,隨著這個內容被越來越多的人閱讀,它的出品單位就不斷在大眾心目中被強化,新的影響力由此而來。由此,在這個讓人揪心不已的發行季,我們在發行紙質報紙的同時,要著力研究電子方式的發行。紙質不可偏廢,它是我們影響力的背書。電子發行不可偏廢,它是我們影響力的實現路徑。兩手都要抓,兩手都要硬。只重視其中一種方式的發行,對報紙的影響力都是傷害。王業不偏安,我們應該緊盯大眾的注意力,抓住注意力,跟隨注意力,在兩線(線上線下)作戰。

一篇一篇地發行不是新鮮事,我們其實一直在做,此次主動地從發行的角度提出,還有另外一層意思,就是好的內容永遠是硬通貨,在互聯網時代,新聞界更加需要產品思維,更應該強調專業主義。發行和內容兩兩相較,內容是第一位。強調一篇一篇發行,不是對集成內容的報紙的棄守,恰恰是另外一種堅守,F在媒體行業最大的危險是人才的流失和吸引不到高水平的人才。沒有人,萬事不成,何況發行?因此,我們應該抓住發行方式歷史性改變的機遇,創新理念、內容、體裁、形式、方法、手段、業態、體制、機制,增強針對性和實效性。要加快新聞生產的供給側改革,批量生產可供發行和裂變式傳播的一篇一篇的新聞佳作。

責任編輯:劉龍寶

版權與免責聲明

①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東營日報、黃河口晚刊、東營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東營日報社所有,東營網擁有東營日報社所屬《東營日報》、《黃河口晚刊》、《東營網》的電子信息網絡發布、出售與轉載權利。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經本網書面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東營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② 本網未注明“來源:東營日報、黃河口晚刊、東營網”的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注明的“來源”,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來源:東營網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聯系我們處理。

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及時聯系我們處理。

手机看片av永久免费,手机看片av无码免费午夜,手机国产av国片免费 欧美精品黑人粗大破除| 最新无码人妻在线不卡| 性日记| 欧美 日产 国产精选| chinese中国真实乱| 花季传媒视频无限制观看| 人与嘼zozo免费观看| 柠檬导航发布永久500| xyx性爽欧美| 稀缺资源小12萝裸体视频福利2021| 草莓视频app无限观看| jlzzjlzzjlzz亚洲日本| 手机永久无码国产av毛片| chineseboy18帅哥| 免费观看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| 欧美日本av免费无码永久| 日本按摩高潮a级中文片| japanese极品少妇| 青草青草欧美日本一区二区| 免费不卡在线观看av| 中文精品久久久久国产| 直接观看黄网站免费| xxx中国摄像头偷窥hd| 龚玥菲版新梅瓶在线观看dvd| 久久免费看少妇高潮a片| 最近最新2019中文字幕| 两个奶头被吃高潮| 性爱城 亚洲 小说区| 午夜福利50集在线看| 真人强奸动态图| 亚洲国产一区二区三区在线观看| http://www.luislugogonzalez.com